www.g22.com - 博天堂网站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联系方式

孟非自曝见到小网红:亲爱的 留个联系方式

时间:2018-10-22 03:07:53  来源:本站  作者:

  凤凰卫视9月28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孟非:据说你只吃几颗米,要不然。陈鲁豫:我觉得你们这帮人烦死人,简直是,看见没有,我吃饭。孟非:而且吃肥肉,我39岁被他们叫孟爷爷,恨疯了我,炖点猪头肉

  孟非:而且吃肥肉,我39岁被他们叫孟爷爷,恨疯了我,炖点猪头肉,叫几个狐朋狗友,就着猪头肉喝点老酒,特别快活,这个就是我的人生。你红的比我早,我红的时候,网络已经很发达了。你要说错一句话,网上也是骂你三天三夜,给人骂到爆的节目我也做过,比如说,我见到小网红,亲爱的,留个联系方式。

  孟非:那个摄像在前边走我在后边跟,跟牵了条狗一样,我就是后边被牵着那条狗,打我桌上的电话,说你可以下来了直播了,我接完这个电话,在上电梯的时候,我那个一千字的评论写不出来,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这么大的两个钢滚筒里边,能够允许的间隙是两张报纸,结果你把手压在里边,那个血,噗就喷出去。那网上经常有好多说,说我说的心灵鸡汤,都是胡说八道,有几句话是真的,就这一辈子你真的能靠的就是你自己。

  陈鲁豫:对于他我还是挺好奇的,因为每一个成功的人,不是随随便便有今天的,应该会有很多的故事。

  陈鲁豫:见他之前我只见过他就两次,印象仅限于屏幕上的,有时候我在恍惚,我们是一个年代的吗,就因为他的经历比我经历丰富很多,他天生就是一个比较能够化一切于无形的,那样的一个人。

  现在在南京,中饭时间,等一下请我吃饭的是孟非,在他那个面馆,很多人都警告我说,他的面你可能吃不了,因为特别正宗,特别辣,反正大家都觉得我不吃饭,无论他的面馆的面还是节目,都好评度很高很高,我心生羡慕,老孟很牛,他应该在这等我。

  解说:他曾是犀利睿智的民生新闻栏目主播,他也是王牌节目的个性主持人,他是中国电视的主持大咖,他就是孟非。

  解说:这档红极一时的节目,也把主持人孟非推向全国,一个舞台,一只话筒,妙语连珠,指点迷津。

  房产证马上就能给你看,这是个房子,而我告诉你,我在奋斗,我在努力,这个东西是看不到的。

  解说:有人说《非诚勿扰》成就了孟非,也有人说是孟非成就了《非诚勿扰》,说真话,演自己,孟非有着自己独特的幽默方式。

  做什么事情我不喜欢嚷嚷,做出来了以后再说,没做成从来不说,但是这个面条店是个例外,我什么都没做,我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我天天眼睛一闭上,我这个面条店门口排成长长长长的队。

  解说:今天鲁豫飞赴南京,孟非请鲁豫来到自家面馆吃面,分享自己的独家生意经。

  孟非:我要,我要豌杂(面)少放点,少放点辣椒,豌杂,你吃过重庆小面没有?

  陈鲁豫:我能点个我的最爱,手撕包菜吗,也不能点太多,对,我上网搜你们家那个,大家都最爱的是那个红糖糍粑,什么醪糟汤圆、芝麻汤圆。

  孟非:北京它关键是找地方,就面条这个东西呢,它还得有,有这个商业的,像shopping mall里边,得有人流量支撑。

  孟非:一开始是满足,我生在那嘛,自己也想吃,现在不爱说一个烂大街的词叫情怀嘛,就满足自己想吃,关键是你开这面条店,你就是做买卖,它赔也赔不到哪去啊,对不对,我赔的起一个面条店,结果一开。

  孟非:这个面条,我把一个我把一个那节目当中说了一年的事,终于变成了现实,然后呢,关键是最终是因为大众认可,你做了一两年,有这么多人来排队,生意好,就是说你的那个,所谓的名人效应,支撑不了多久的。

  孟非:上当就一回,这个地方开了是一年,那个店开了快两年,当时那个店开张的时候,那一个周末比平常的人流量,多了四到五万人。

  孟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跟王健林没法谈,去年年底,我还派了人去,去领奖,就万达的商会的最佳,最具人气奖就这个。

  我其实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做餐饮,因为我有朋友是做餐饮的,我会觉得好辛苦,但是他做成个兴趣来做的话,也未尝不可,可能是,还是有危机意识吧。

  陈鲁豫:其实咱俩差不多,对,我是,我是在上海出生的,也在上海长大,我这么大碗啊。

  孟非:面条碗要大,里边东西不多,你看那面没几根,这个我喜欢,这个我喜欢,我从昨天晚上就很,就在期待着这碗面。

  你要说瘦这个事,我最近有了特别特别特别深刻的直观感受,我几天前请鲁豫吃了一次面。

  孟非:不可能,但是我经常带朋友来,尤其是到我们这录像的,说你看那个陶子,说了八百遍,录像录到12点多钟,我们这等不了了。

  陈鲁豫:你们比较复杂,做得好,这老板在这呢,老板在这呢,所以认识老板是管用的。

  孟非:我来之前,路上就打电话订了。北京,北京他们的国贸,国贸叫我把面开到国贸,我开到国贸,那面卖80块钱一碗,他说对啊,我们这面就是80块钱一碗。

  孟非:对对,所以有时候网上说,你跟他较那个劲,你跟他说,你把那个八块十块的搁到这来,你算房租算不算,餐饮能活下来,就是大众和特色,价格不是最关键的,弄到最后就是好吃。

  那面馆还挺富丽堂皇的,做饭这件事真的就是你要最后好吃是硬道理,他做的是显然是很不错的,可能跟他是孟非也有关系吧,但关键还是东西好吃。

  孟非:我经常看到微博上有人@我,说这就是孟爷爷工作的地方,我39岁被他们叫孟爷爷,恨疯了我。一动了什么一个下午,在什么湖边上,听一听什么什么谁的音乐,泡着一杯什么什么多少年的普洱,翻开一本谁谁谁的书。

  解说:平日里不常开车的孟非,为了迎接鲁豫的到来,化身专业孟导游,设定了一条专署路线游南京。

  孟非:中国南京在历史上很多年都是中国绿化最好的城市,它这些树20年代,孙中山先生安葬在南京的时候,好多主干道上的树都是那回留下来的,所以在南京,要有哪位市长修路挖树,这件事情在别的城市,老百姓也不喜欢,但是在南京你要干这个事。

  孟非:对,那就不得了了,这就大事,南京这个城市我也挺喜欢的,在中国算二线城市吧。

  孟非:对,要是一个女的,让她插一下就算了,其实有人,刚才那个细节就有人说,你让她一下有什么关系呢,两秒钟的事,我说我一点都不是说我要抢这两秒钟。

  孟非:第二,如果每个人都在路上不守规矩,到时候你让她一下,我往前挤,总有人让我嘛,如果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心理的话,那好不了。

  我觉得他还挺,挺不在意自己是谁的,就没有一般人会觉得我这时候,我可能要稍微注意点,别到时候人家看到我是孟非,我这还按喇叭不好,他不太在意这点挺好的,说明他活的挺自在的。

  孟非:13层,我经常看到微博上有人@我,到南京来玩,路过这,一看,看到江苏卫视的标志,说这就是孟爷爷工作的地方。

  孟非:同事,我39岁被他们叫孟爷爷,恨疯了我,现在我们路过,这条路是南京的主干道之一,我闺女以前在这上学,我经常开车就在这接她,接送她。

  孟非:我们现在去的方向就是在往中山陵景区走,中山陵啊,它是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全中国你记住,全中国只有这一个国家级森林公园是在市区,市区主城区里边的。

  孟非:人家都在郊区外边好远,这个南京的这个是在市区里边,这是我每天回家的必经之地,这个墙,这个墙就是著名的六百年的明城墙,韦庄有首诗,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台城,这。

  孟非:你要这么想,你也要当皇上这是,你看看每一天开车上下班,在这样的地方走着,你看你的心情下点雨,下点雪,感觉真不一样。

  孟非:我跟你说这个,这个你看上面这个树叶的密度,下个雨啊,两分钟下不到地上,真的,这个就叫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感觉就是好,前面就是明孝陵,每天其实有的时候,很多心烦的时候,你开车开到这个里边,心情就。

  孟非:所以我绝对不愿意搬家,我就住这,他们说你这个小区还很一般,又不是什么豪宅什么,我不,我就在这很好。

  陈鲁豫:这树真好看,就这条路已经把我给深深的震撼到了,真的,你以前干过导游怎么着,我觉得你特专业,讲起来。

  我说你干过导游吗难道,因为他这一路带着我走的都特别好看的那个,就郁郁葱葱的林荫道,特别美,他还是挺为南京这个城市很骄傲,很自豪,很得意。

  孟非:南京只要有国家元首来,这个地方一定会来的,很多人结婚,穿着婚纱到街上来拍,我告诉你,这条街得好看成什么样。

  孟非:一动了什么一个下午,在什么湖边上,听一听什么什么谁的音乐,泡着一杯什么什么多少年的普洱,翻开一本谁谁谁的书。

  孟非:去死吧,我就想我炖点猪头肉,叫几个狐朋狗友,就着猪头肉,喝点老酒,特别快活,这个就是我的人生,说的都是各种男女关系那种事,特别开心,你们谁的手机给我打一下,那个是我,你们出来了,我忘记,我忘记打电话,现在我已经在中山陵里头了,已经到了是吧,我马上就到了,我有几分钟就到了,我手机在另外一个车子上,忘记了,好好,我知道,很快就到了。小发呢?

  孟非:平常一般是早饭以后,和晚饭以后,我们从这下去吧应该,我怕你不好走。

  孟非:它看它妈,它这,这个狗,牧羊犬知道嘛,嗯,它就是放羊的,两个人一块出去,就必须一块回家,如果她不走,我要走,它就不行了,它一定要把。

  孟非:这个地方到了,这个双休日的时候,天气好的时候全是人,你看,现在我特别不喜欢,你看它现在搞了,搞了几个那个。

  孟非:来来来来,来洗一下子,快快坐下来,小发小发,你看我身上弄的,我的天呐,这不能拍了,这拍了太丑了。

  孟非:让你上电视,你就拍成这个样子,多丢人呐,算了,回去吧小发,可怜的,可怜的孟小发,这也不能拍了。

  孟非:我跟我媳妇两个人出去,就为了测试它,比如走到一路口,一个左一个右,我们说试一下吧,我往右,她往右。

  孟非:对,跟谁也不看谁,她往那里走,本来小发跟她好好的,怎么回事,这俩人怎么回事,它就死命的要把两个人都追回来,结果放羊嘛,得赶到一块,只要家里边人出去的,出去几个人,就必须一块赶回来,不能有一个人走丢了。

  孟非:对,就它,你想想看如果一个月有这么几天下午,都是像今天这样的多好,有的时候你都不要说在演播室待时间长,我把录节目这身衣服一穿上,我就开始觉得我心情就不好。

  孟非:我有一次骑自行车我在里边,路过这,什么时候这有个有个小书馆,一个书店,我进去一看,还挺有名的,永丰诗社。

  孟非:嗯,南京有两个,算得上名片,一个是这个永丰诗社,还有一个就是南京特别有名的那个先锋书店,还有特别有名的孟非的小面。

  孟非:这一比感觉就Low了好多,你看人家是书店,人家是诗社,到你这你就是面馆。

  孟非:我来过一两次,我都是骑自行车,我还没见过,你看那先锋书店嘛,南京很有名。

  孟非:来来来来,是哪,我带你过来这,我就知道,肯定女孩会特别喜欢这种小玩意,你看看,这个书店的书据说也跟别的地方不一样,这是我喜欢的,这个。

  孟非:我在日本有一天早上,把我看得热泪盈眶,你看多好,我带你来,我带从中午到现在转的地方都是不想工作好好(待着的)。

  孟非:你红的比我早,我红的时候网络已经很发达了,你要说错一句话,网上也是骂你三天三夜,你拥有的都是暂时的,失去的才可能是永恒的。比如说有的时候看到特别喜欢的演员,人家也不认识我,我就看见说,我是你的粉丝,能不能合个影,就网上经常有好多说,说是我说的心灵鸡汤都是胡说八道,有几句话是真的,就这一辈子你真的能靠的就是你自己。

  解说:吃面、游南京、踏青、逛书店,孟非为鲁豫私人订制了一天南京的惬意生活,从这些活动中也能看出,孟非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的印记。如今事业有成的孟非曾经也几番经历波折坎坷,高考失败、父母离异,跨入电视台之前又做过多份工作,搬运工、印刷厂工人、临时工等,从曾经的抬桌子到如今的台柱子,孟非却说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孟非:我绝对不是,你放心好了我就是那种特别庸俗的,在被人张罗到各种饭局上去,就是那种生活,我的生活就充满着世俗二字。

  陈鲁豫:现在当比如你跟你父母聊天,或者跟从前你的老师、同学聊天,有任何人在任何时候提到说,当年说孟非我看你你就不是一般人,有任何人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吗?

  孟非:我上小学的时候,小男孩特别调皮的时候,上课不好好听,老跟这个说话,跟那个说话,调皮捣蛋,老师就老骂,你听不听,你自己不听还影响旁边人,就看你在那说,老师在上边说,你在下边说,就批评我好多次,叫我站起来叫出去,各种都有,最后老师就说,你一天到晚上课你不好好听,说话,以后说话能当饭吃吗?你能找个工作靠说话吃饭吗?后来当我成了主持人之后,我突然想起童年的那一幕,我想对我的老师说,我确实找到了一个靠说话吃饭的工作,小时候那时候读书不好,因为我们只有一个评价体系那时候,你如果成绩不好,那基本上你生活中就是完全彻底的失败者。

  孟非:所以我在,所以网上经常有好多说,说是我说的心灵鸡汤都是胡说八道,有几句话是真的,就是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最朴素的几个道理当中,就这一辈子,你真的能靠的就是你自己,你所有的人生规划你要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别指望别人的帮助,我跟你说我骨子里打我小时候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就烙下一个什么呢?我骨子里边是惧怕一些竞争的。

  孟非:就是说我们单位比如有个,我们部门有50个人,我们要去考一个什么,淘汰率是10%,就是50个人就考,40个人都能通过,我都不愿意考,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我要去我一定是那10个被淘汰的,我负责任的跟你说,我到现在位置得过很多奖项,我们家橱顶上都放满了各种奖杯,各种获奖的,但是它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没有一样是要自己去努力的,没有一个是要自己去争取的,都是白给的。

  解说:2004年孟非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直播节目《南京零距离》,让这个栏目成为江苏地区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节目。曾经有着社会底层生活工作经历的孟非,修改着对社会独特的感悟,可能这也让孟非在长达9年的《南京零距离》主播生涯中更加回归生活化,经常对社会现象进行自己独到的评论,从而深受江苏地区民众的好评。2010年1月,台领导决定暂时启用还在主播台上的孟非,作为一档全新相亲类节目《非诚勿扰》的主持人,然而在节目开播之初,孟非的这次转型却受到了自己忠实观众的质疑。

  陈鲁豫:我有时候特别感谢我包括你,就我们成长的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么发达的网络,就给我们,其实给我们一个快速成长的一个机会,相对温和的一个环境。

  孟非:你红得比我早,我红的时候网络已经很发达了,你要说错一句话,网上也是骂你三天三夜。

  孟非:没有,他们都夸我,说我节目主持的特别好。我离开《南京零距离》去做了其他的,包括做《非诚勿扰》,《非诚勿扰》在全国很快两三个月就红遍全国了,我在网上看到所有的都是说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好,只有一个不太强大的声音说,好好一个主持人做这种节目可惜了,你只要看到说这句话,你把它点开,一定是江苏的。

  孟非:这些观众在后来过了一两年还有很多观众,尤其是岁数大点的根本不能接受我这样一个一身正气的主持人去搞男女关系的那种节目,当时领导跟我,他们跟我说,有一个相亲类的节目,一说跟我描述这个节目的形态如何如何如何,我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根本听不出来你跟我说,你把所有的节目形态描述给我,对我没有意义,我听不出来那个节目好不好,我就跟你这么说吧,当时我还在做《南京零距离》,如果那个节目但凡有别人做,你们就去让他做,如果人调不过来了,没有人做,那就我,那就,而且是领导的意思,你来。

  陈鲁豫:但是你当时做《南京零距离》的时候,可能还有一个我事业起步阶段,我需要有生存的那个需要和压力,但这时候应该已经没有这种生存和物质的压力对不对,那为什么?

  孟非:因为让我做《非诚勿扰》这个领导就是当年让我做《南京零距离》的那个领导。

  孟非:记忆力好的没有判断,我没有任何判断能力,他有判断,他说好那就去做。我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我从来不会去预想这个事情做成功以后的那个,是个什么样的,我就想它,它最坏的那个结果,我先想一遍,我能不能接受,能我就去了,做几期,第一它不是我要做的,如果没有做好,首先是领导用人失察。

  孟非:对,他很快就会发现不适合我,不适合我,我还回来做《南京零距离》,我什么也没有失去,也就是江苏以外的观众发现了有一个人来做了一档相亲节目没两期后来换人了,又怎么样,有这么多频道,你看那个台那个主持人,过两天这个人不在了你会怎么样呢,你会去骂他,无所谓。我还回来守着我过去《南京零距离》,依然很好,这就是最坏的结果,这个最坏的结果对我来说没什么,我完全可以接受。

  孟非:因为对我来说,人首先要想的东西不是得到什么,是你能不能接受失去什么,当你能够接受失去什么,你就可以特别无敌的那种状态。

  孟非:当你决定跟这个人走很远的时候,你就不要指望这个,短时间的那个爱情的火焰多么绚烂,但凡特别绚烂的东西都特别的短暂。所以的女人跟你说她不在乎男人有没有钱,这句话你不要相信。对女嘉宾说,男人说他不在乎你长什么样,这话你不要相信。我见到小网红,亲爱的,留个联系方式。

  在面临恋爱和婚姻的问题的时候,把和自己的母亲、父亲,或者父母亲的这种感情孝顺,这个当然非常重要,但是放大到一种不太恰当的位置的时候,是非常影响你以后的生活。

  解说:在节目中孟非对很多人的情感问题进行深入浅出的指点分析,往往能道出处世真谛,然而孟非本人的感情生活却一直保持着神秘,并不希望被大家过多的关注和打扰。《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今天孟非又会道出怎样独特的爱情感悟?

  孟非:是,一直都很稳定,因为我特别相信,当你决定跟这个人走很远的时候,你就不要指望短时间的那个爱情的火焰多么绚烂,但凡特别绚烂的东西都特别短暂。

  孟非:当时你开始往前走的时候你就要明白,生活就是这么个道理,而我觉得生活的真实本来就是这样,你拥有的都是暂时的,失去的才可能是永恒的。

  陈鲁豫:你在书里面就写了一句话,你说你去新疆那个,那段之前,导语里面写了一句话,你当时跟女朋友吵架差点要分手,后来又没分。

  陈鲁豫:所以那个吵架是让你明白不要在意眼前的得失,我们要一直一起往前看。

  孟非:你应该把对这个周边环境,对他人的要求降低一点,我们就没有那么多痛苦,我们的很多痛苦来源是什么?夫妻之间、情侣之间,同事朋友闺蜜之间,经常会吵架,我们有一个逻辑是什么,你怎么对我这样你怎么能对我这样呢,我对你这么好。

  孟非:你怎么能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就在想,这什么逻辑呢,因为我对你好,所以你就要对我一样好,我都对你这样,我们都这个关系了,你怎么能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呢,说明你对这个关系的期待是,第一,也可能那个人做了特别过分的事情,但是我们在这个逻辑上,我们能不能把,我们调整一个思路呢,他为什么,世界上难道有这么多人就应该喜欢你吗?就应该对你很好吗?你对别人好是为什么你告诉我,你喜欢一个人是为什么,你对他种种的好,你对他做的种种事情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他缺少吗?我喜欢你,我送你点衣服,漂亮的衣服,我送你花,我请你吃饭,我约你晚上浪漫的烛光晚餐,这是什么?

  是你需要烛光晚餐,是你需要这件衣服,还是你需要一朵玫瑰,不是,首先满足的是我的需要,我喜欢这个女人,所以我送你花你接受了我高兴,我请你吃饭你去了我高兴。种种这一切满足的首先是你的愿望,不是别人的愿望,所以你不能强加说,我都对你这么好了,你怎么能对我这样呢,我们对他人对我们所作出的回馈,我们是有非常高的要求,要求越高,你的痛苦来自于越多,我拿你当闺蜜,我拿你当最好的闺蜜,你居然抢了我的男朋友,你不是人。但是你要想,你如果想,爱情本来它有自私的一面,我喜欢的男人这个女人也喜欢,她就应该因为考虑到我的关系不去吗?当然你如果没有这个要求的时候,你是不是,你的痛苦值要降低一点呢,我们把道德感先撇开。

  孟非:我们先把道德感先搁一边,我跟别人也是一样,我跟其他的同事也是一样,我跟朋友的关系也是一样,谁都不欠你的,谁都不是必须对你好的。

  孟非:对男嘉宾说一句话,所有的女人跟你说她不在乎男人有没有钱,这句话你不要相信。对女嘉宾说,男人说他不在乎你长什么样,这话你不要信。

  陈鲁豫:ok,好。作为男人可能跟女人有一点不一样,会比女人要自由一点,就是男人对于年纪对于衰老可能没有女性那么的敏感,或那么的在意,比如会怕人到中年会有一种,我可能不再年轻了,这样的。

  孟非:我39岁就非常坦然的接受了孟爷爷这个称呼,那你要想你不接受怎么办,谁叫我跟你急,我跟你翻脸你再叫。

  孟非:但是这个玩笑很伤人你知道吗?那怎么办呢对不对,你得这么想,我比起那个到了50岁突然有一天被人叫爷爷,那颗玻璃心粉粉碎比起来。

  孟非:我就没关系啊,你看我就特别享受台上那帮女孩都叫孟爷爷,孟爷爷的,我就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挺好的。

  陈鲁豫:名利对人是有腐蚀作用的,就你有的时候你会觉得很烦,各种烦很不自由,但一旦有一天没有的话,会不会内心那种失落感是让人承受不了的。

  孟非:这不就是那电影里边说的嘛,我再给你签个名好吗?就那个,被喜剧化的那个,其实打根上开始,我就不属于这个圈子,我就是像一个走错房间的人,你知道吗?你就不该在这个圈里面,你说来了一圈好像还貌似跟谁都挺熟,绕了一圈,你很快会要离开的,而且我告诉你,在相当长一个阶段,我特别怕参加什么事我告诉你,我特别怕去参加各种颁奖典礼,就包括德云社20周年这个事,那德云社是因为我跟老郭关系,私人关系好,那天他的朋友我才会认识。

  孟非:我前几年最怕参加的就是那种,各种颁(奖典礼),你看各个台都来主持人,你看别人一见面,鲁豫好久没见你,你胖了你瘦了,你白了你黑了,你怎么怎么样的,上次我们怎么怎么,说兄弟哥们上次那天喝酒喝的,简直都不成个人样了,我们哪天再喝一次。人谁跟谁都熟。

  孟非:谁跟谁都认识,谁跟谁都有交情,都认识,我到那,就知道吧,就是进错房间的一个人,我放眼望去,就没有认识的,除了,就是谁带着我呢,就是那个礼仪小姐,负责引路的那种,我就跟着她,老老实实往那一坐,假装拿出手机有很多事啊,就根本没人找我,我拿着手机在那儿玩,我都不认识,他人家都熟,都一个圈的。所以我特别不要去那种地方,然后我就问,那就说,我只在商场前几分钟到那,别人就感觉,你看他耍大牌,人家都是腕,坐了一个小时,就你不行,就得提前几分钟去,我说我要认识那么多人,我提前半天我就跟那坐着了,我不认识人,我在那坐着多难受啊。

  陈鲁豫:但你要知道现在会有这样一种状态,别的主持人,可能年轻的他们不敢过来,他会觉得孟非是前辈,孟老师不来跟我说话我不好意思跟他打招呼,还有人会觉得孟非比我红,我不好意思。如果你不主动的话,没有人可能敢主动。

  陈鲁豫:我建议你应该试试。因为我有时候,因为我是个特别敏感的一个人,我有时候会觉得每个圈子都会有自己所谓的潜规则,这可能也是一个潜规则,就是。

  孟非:那不一样啊,比如说有的时候我看到特别喜欢的演员,人也不认识我,我就看到说,我是你的粉丝,我们能合个影吗?

  孟非:我刚刚看完《琅琊榜》,刚看完那几天,满脑子还是《琅琊榜》的事,正好在那碰到,旁边席卡上写的王凯,我没往那想,他挨着坐的,我没想起来王凯是谁,等他一过来,哦,对,叫王凯,这时候想起来了,特别开心。

  陈鲁豫:这只能说明人的性格是有多面性的,有些时候你的性格是和你的工作,未必适合生活当中的那样的一个要求,我甚至会有些小的羡慕,这点很难得,你仔细想一想,到这个阶段,这个层次的主持人能够有这样的状态是不容易的,不简单的。

  孟非:人终究是不被别人需要的。那个摄像前边走着,后边跟牵了条狗一样,我就是后边被牵着的那条狗。

  孟非:给人骂到爆的节目我也做过,比如说,打我桌上的电话,说你可以下来了直播了,我接完这个电话,在上电梯的时候,我那个一千字的评论写不出来,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看了好多什么钱钟书当年如何如何这种事,那都是做梦,知道吗?就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什么都不行,都是那种孬种才去叛逆。我去死吗?我什么叫放弃,我放什么弃啊,我什么都没有获得,你让我放弃什么啊,手指甲缝里边是黑的,其实这一个描述是把人分为了阶层。这么大的两个钢滚筒里边能够允许的间隙是两张报纸,结果你把手压在里边,那个血,噗就喷出去了,有命挣钱还得有命花,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