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22.com - 博天堂网站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联系方式

西安某条街的饭店牌匾都是贾平凹写的?恒峰娱乐视频

时间:2018-11-04 18:32:33  来源:本站  作者:

  北京出版交流周,是中图、纸托邦与做��共同发起的、旨在推广国内外出版业深度交流的活动。今年8月25日,出版交流周工作组邀请到了作者贾平凹、与贾平凹《极花》英文样章的翻译者Nick,以及贾平凹的西语出版人Elena,一起来聊聊关于中国文学翻译与出版的经验。

  我叫Eric,来自纸托邦,我们跟中图公司,还有做��,一起举办了“北京出版交流周”的国际出版交流活动。我们每年都会请到大概10位海外的编辑和出版人,到北京和中国出版界、文学界的编辑、作家进行为期一周的交流,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可以将更多中国文学翻译出版并推广到其他国家。

  墨西哥的出版人Elena,来自21世纪出版社、专门出版一系列中国图书。另一位是译者Nick

  我曾经供职于21世纪出版社,这是一个有着超过50年历史的墨西哥出版商。从2014年开始,我也有了自己的企业,主要是在墨西哥城做出版和图书推广工作。今天跟大家交流的主题是:将中文图书引入西班牙语世界。

  首先,对我来说,文学的合作并不仅仅是书籍方面的合作,翻译也不仅仅是语言之间的合作,更核心的是涉及到国际的合作,大家请看一下我列出的这些关键词:

  我目前正在准备出版中国当代作家的系列作品,因为过去,我们在墨西哥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是:中国的作品都是经过第三种语言引入西班牙语的,而这个项目,是直接从中文译成西班牙语。我们在2007年的时候启动了这个项目,最初从刘震云的作品开始,接着是贾平凹先生的作品,由我们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共同合作出版。

  不久前,我们在墨西哥开始正式发行这本书,还举办了很多庆祝活动。引进刘震云的作品时,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努力。所以想再跟大家聊一聊,像我们这样的出版商,究竟要做什么?我认为是去寻找,去发现,去分享。

  中文是世界上的第一大语言,排名第二的就是西班牙语了,所以这样的合作非常重要。而且我们之间的合作,不应该再由第三种语言来间接翻译。那么我们的合作有多复杂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一整套的作者、翻译家、出版社、还有读者,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未来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人参与到工作中来,我们要保持这样的沟通和交流,这样才能更好的促进墨西哥和中国之间的发展,这也我现在一直在努力的方向。今年我是作为一个墨西哥人,来讨论中国作家的作品,我希望明年能为中国的读者介绍更多墨西哥作家的作品。

  非常感谢Elena的讲话,下面有请Nick,从翻译的角度,讲一讲他对贾老师作品的看法。

  我个人很喜欢读书,我一直在想,翻译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我读过关于很多攀岩的书,攀岩其实和翻译很像:他们都是经常会去挑战未知领域的人。作为翻译,我也如此。我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位攀岩者的描述:“对于那些不常登山的人,他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不受经验和传统的束缚,他们会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一切未来都未可知。对于他们来说,那些得不到的才是最有吸引力的。这些人不是专家,但梦想可以帮助他们摒弃一切的怀疑和疑虑。对他们来说,自信和决断是他们最重要的武器,说得好听点,他们是理想的人;说得不好听,他们是疯子。”

  我非常喜欢这段话,我觉得翻译和攀登者非常像。很多翻译家多多少少都有点疯狂,对我来说,翻译就是攀登高峰,而且最好的状态,是一个人独自完成这个事情。但有时候,虽然译者付出很多的艰辛的努力,最后回报却很少,并且他们往往是在资源及其有限的情况下,做出非常了不起的翻译工作。有些翻译者还会写自传,像《百年孤独》的译者,他写了一部自传,就是关于翻译中出现的相关问题。

  对于我来说,翻译的过程,无论是中译英还是英译中,都非常困难并且具有挑战性的。经常有很多翻译的同行跟我说,他们会觉得自己的中文不够好,无法很好地翻译出某些句子。我说,我却觉得是我的英文不够好

  我个人一直在学习和读书,但我还是不能把自己称之为翻译家。在学术方面,我也做了很多的努力和探究,正如那些攀登珠峰的人一样,他们在登山过程中看到了很多先驱者的尸骨,在翻译过程中,我们也会经历同样的过程。我想说,不管有多么困难,作为翻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所以,如果你也有投身翻译的想法,我建议你去试一试。

  我首先想谈一下自己的创作,再谈一下自己了解的翻译情况。关于创作的问题,我想强调一个词:乡土。中国说的乡土和外国说的乡村是有区别的,中国的乡土文化,历史特别长,非常的深厚。我经常讲,现在的中国人,还是有一种乡土思维。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中国越来越影响着全球的格局与国际间的秩序。几十年来,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着中国,当然也关注着中国的文学。

  中国有个作家叫莫言,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他为中国作家树立了榜样,让中国作家面对世界多了一份信心。之后,开始有很多中国作家的作品被翻译成各国语言,这在以前,都是很少有的情况,在这之后,翻译的作品就特别多了。但中国的文学在世界上,还是没有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也可以说,还没有话语权。如果说在世界上讲“普遍性”,中国文学目前还是属于“特殊性”。但任何以前的作品都是从“特殊性”进入到了“普遍性”,比如说在局部的范围里,它已达到了“普遍性”,但在更高的层次上的时候,面对更高的“普遍性”的时候,他又被打回到了“特殊性”,在这样反复和迂回之中,最后才能让文学真正的具有普遍性。中国文学现在有其特殊影响,但是还没有产生大的影响,这是我对中国文学的一个看法。所以说,这40多年来,没有哪一个作家会不受到西方文学的影响。中国作家在表达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上,可以说做得非常好,也会越来越深刻。

  中国作家的作品,历来有两种,一种是故事性特别强的作品,比如中国的四大名著中,《水浒传》《三国演义》,就是故事特别强的作品,另一是并不追求故事性的,其代表作就是《红楼梦》。故事性强的作品比较容易翻译,《红楼梦》则比较难翻译。中国人的心目中,《红楼梦》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它也被翻译成了各种语言。但是在国外好像也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性影响。估计是在翻译方面的存在一些困难。

  我自己也不懂翻译,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读过一些西方的诗,雪莱、拜伦、普希金这些大诗人的作品。有人说,读的时候能听到雪落下来的沙沙的声音,我怎么读也读不出这种效果。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翻译过来的,我读了几个中文翻译的版本,读起来都不是太懂,作者要传达的那种意思。如果真正能把那个味道翻译过来,应该会很有共鸣。

  拿我自己的创作来讲,80年代到90年代这一段时间,为了自己的写作,我曾长期做过一项研究,把中西文学进行比较,从中寻找自己写作的路子。比如拿中国的哲学和西方哲学进行比较,中医和西医进行比较,油画和水墨画进行比较,西方的话剧和中国的戏曲进行比较。我研究了很长时间,坚持在作品内容上追求现代性与普遍性,要写出中国的现实,要写出中国人生存的状态,要写出人性的复杂。但是在形式上,十多年来我一直追求在写法上做得好,出版界很多人,对我作品里面的地方方言和地方特色有争议,说这种方言不好翻译。翻译方言其实是很容易解决的事情,查字典或者多了解一下就可以,最难的是在于,能把中国作品里面的味道,具有中国味道的那种叙事方式翻译出来。比如说语言的节奏、语言的色彩、语言如何运用、如何营造一种意象的东西,在这方面是最难翻译的。而《红楼梦》这一本作品,包括中国历史上的作家,沈从文、张爱玲、老舍,包括莫言,这一路下来的作品,在这方面的运用非常多。

  最后我想说,我们的写作是为自己写作,为国家、民族写作,而不是为翻译去写作,迎合翻译,就不是真实感情,只有把自己的作品写好,才可能使作品走得更远。要写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作品,必须研究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和中国的使命,再扩大一下,了解一些中国很有趣的事情。简单举个例子,比如说《红楼梦》里面的贾宝玉,还有中国戏曲里面小生这样的角色,白面、没有胡须,而且说话往往都是往回吃这种口音,包括三国里面一个刘备的角色形象,水浒里面的宋江,这些人都一点女性的阴柔与唯美。我总是想这是为什么,我觉得中国人在写,有一些传统的东西时,更崇尚一种雌雄同体形象,当然我们也崇尚刚烈的英雄形象,但是更崇尚还是这种同体的形象。但是为什么有这种崇尚,这是值得玩味的事情。我们这个民族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觉得这里面有他的味道,这是历史得不到的答案,但是我们总会进一步的懂得中国,懂得中国人的思维,懂得中国人的审美,从而加深对中国作品的一些深层理解。我就谈到这里,谢谢大家。

  我想问一下Elena,现在在西班牙语的世界当中“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非常感谢,大多数人墨西哥人对中国并不是特别了解,抱歉这就是现状,但好消息是我们现在正在努力推出一系列中国作家作品集,我们希望能呈现真正的中国。我们不仅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中国的样子,也可以在文学也中看到真正的中国。因为对于墨西哥人来说,他们不在中国生活、也不会说中文,他们希望能够通过贾平凹先生的作品、通过读中国作家的作品认识中国。

  我在编辑贾平凹先生《极花》的过程中,哭了好几次,没有办法继续读下去,我特别受触动,因为年轻女性被拐卖这样的悲剧故事,在墨西哥也存在。我们会发现日常生活中,墨西哥和中国有很多的共同之处。可能之前想到中国,想到的还是一些熊猫啊,包括奥林匹克运动会啊等等,我们希望通过出版,能够让某一个墨西哥人,真正看到普通的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是什么样子。

  归根结底,让我们哭的,不是这个人来自哪里,而这个人本身的这个故事,我刚刚看到美国亚马逊贾平凹《极花》页面上一个很长的读者的评论,他说,他来自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很小的镇,是一个普通的吃瓜群众,本来就是想随便看一下,突然就被这个故事击中了,他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出版圈有这么一句话,当你去一个国家去旅游的时候,你要看当地人很喜欢看的当地人写的小说,这个时候就能看到,真正的当地文化,而不是看专门写给外国人看的那些小说。接下来,我就问一个稍微八卦点的的问题:贾老师,您现在用手机吗?

  我之所以问贾老师这个问题,是因为手机是个全球化的代表,您也曾提到过全球化这个问题,好像是对全球化这个概念保留一定的想法。我想听听您的新的理解,尤其今天又是在这种文学翻译的场合,您有三十几部作品被翻译成为别国的语言,为什么会对全球化有一些保留的看法?

  因为全球化,是任何力量和人都没有办法阻止的潮流,在这种潮流之下,想要尽量的保留一个民族、一个地方特色的东西,经常保留不住。

  当然,中国面对潮流,改变是必然要面对的事,就像河床,而河床在水流过的时候,必然是要改变这个河床。全球化这个东西,不仅仅是文学,要保留一些有特色的东西,就像每个时代都要有每个时代的留下的东西,就像唐代的诗、宋代的词、明清的小说。

  贾老师您好,我是80后,我是您的读者。但我的90后或00后的朋友,他们更喜欢一些轻阅读类的书,或流行文学、城市文学。您一直在写陕西,非陕西的读者阅读起来,会存在一个小小的阅读障碍。包括您一直在书写农村,现在比较年轻读者朋友可能会缺乏这方面的生活体验,您怎么看这个冲突呢?

  我觉得一直在强调,一个作家的写作,其实只是给一部分人写的,他不可能写他不熟悉的东西,或是跨界太大的,都写不好的。现在更年轻的读者,会喜欢的同年龄层次的人写的成长型小说,会更受欢迎,因为更贴近他的生活。

  但据我了解,我的读者,很多是从我年轻的时候,一路跟着读过来的,是年纪比较大的一部分读者。从发行上来看,目前中年以上的作家里,我的书的发行量应该是最大的,因为一部长篇就要发行三四十万册。

  但我的读者的年龄层次,也有一些是不停的加进来的年轻读者,就在前年,我出版了一部散文集《自在独行》,是我三十岁时候写的,前年把它重新编排,因为现在更多的年轻读者,他喜欢读一些短东西、散文。这本散文在中国,到今年一共是发行100万册。一本散文发行100万册,编辑和我说的时候,我也不相信,散文以前就是印个几千册,现在怎么能发行那么多?因为买散文的基本都是年轻人,当我30来岁写散文的时候,他们还小或者还没有出生,大人已经看过了,但30年以后,这些年轻人再看,他们一共买了100万册。我也很吃惊,同时获得了一个信息就是,整个社会的阅读倾向于短作品,还获得一个信息就是,我的年轻读者多了。

  不好意思,我也想插一句话,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在墨西哥的书店有类似的趋势,我们年轻的读者有自己的阅读偏好,所以我非常理解您刚才说的内容。作为编辑、作为出版商,我们是有责任的,我们有义务要让这些年轻的读者,看到贾先生的作品、让年轻人认识贾平凹先生。

  Q:我是一名来自出版社的编辑,我们有很多书,都是翻译成英文、在英美国家出版,在我们自己编书的过程中,有一个比较头疼的情况,就是译者会跟我们反映,他觉得原来中文稿里面的中国表述,不适合英语读者,所以要求我们在编辑初稿时进行一些修改。我想问一下译者,在翻译贾老师作品的过程中,您是更贴近中国,还是更接近西方化,你有一个怎么样的取舍呢?谢谢。

  这个问题很棒。贾老师的作品非常有中国的乡土特色,但翻译时不能用你自以为是的翻译方法,我记得另一位翻译,他说他最开始是想用英国伦敦郊区的口音来翻译贾平凹,但觉得不对,主人公是在中国西安,所以他要创造一个新的语言,对英文母语的人,听起来有点像,一个农村人说的话,但还是文学性的一个东西。

  所以我觉得对于译者来说,我原本担心的是我的中文不够好,但我现在真的是担心我的英文不够好

  我还有一个问题是,您书封上常常都是自己写的书法,我还专门问了我西安的朋友,贾老师是不是很喜欢书法?他说你知道吗,在我们西安,整个一条街上的饭店都是贾老师写的牌匾!这个是真的吗?

  因为很多中国传统文人,书法和写作是不分家的,所以我想问一下,书法在您的生活当中,包括在写作当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它是一种放松吗?

  我经常说,书法本来一个是积攒,漫漫多少年,不管是什么内容,整体的结构啊,线条的变化呀,节奏的变化,在世界上、在生活中毫无意义,没有实用价值,我理解的艺术就是从实用怎么变成无用,这个过程就叫艺术,这就叫艺术作品。

  关于秦腔、戏曲,我觉得是您特别熟悉的,因为您在写作中,引用了很多秦腔唱段,我记得书里还有简谱,所以我想问下,秦腔是您最大爱好吗?还是您自己也会唱?

  在我小时候,中国的农村比较偏僻,主要的活动就是看戏。中国的戏曲,一般人只知道京剧。秦腔的历史比京剧还早,秦腔和社戏、昆曲出现之后,才有京剧的。小时候在农村主要是看戏,所有的教育都是看戏,那些中国小说的阅读,除了《红楼梦》,《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都编成了戏,在舞台上演,所以小时候印象特别深,长大以后到现在,现在也有秦腔剧团,还在演出,而且还有戏剧节,我在戏曲圈有很多朋友,所以也会更关心戏曲。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